重庆时时开奖走势图新浪

  • <tr id='94GQaM'><strong id='94GQaM'></strong><small id='94GQaM'></small><button id='94GQaM'></button><li id='94GQaM'><noscript id='94GQaM'><big id='94GQaM'></big><dt id='94GQaM'></dt></noscript></li></tr><ol id='94GQaM'><option id='94GQaM'><table id='94GQaM'><blockquote id='94GQaM'><tbody id='94GQa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94GQaM'></u><kbd id='94GQaM'><kbd id='94GQaM'></kbd></kbd>

    <code id='94GQaM'><strong id='94GQaM'></strong></code>

    <fieldset id='94GQaM'></fieldset>
          <span id='94GQaM'></span>

              <ins id='94GQaM'></ins>
              <acronym id='94GQaM'><em id='94GQaM'></em><td id='94GQaM'><div id='94GQaM'></div></td></acronym><address id='94GQaM'><big id='94GQaM'><big id='94GQaM'></big><legend id='94GQaM'></legend></big></address>

              <i id='94GQaM'><div id='94GQaM'><ins id='94GQaM'></ins></div></i>
              <i id='94GQaM'></i>
            1. <dl id='94GQaM'></dl>
              1. <blockquote id='94GQaM'><q id='94GQaM'><noscript id='94GQaM'></noscript><dt id='94GQa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94GQaM'><i id='94GQaM'></i>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園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我要買墓  > 客戶投稿

                淚潸素箋憶母親

                2019/1/22 8:27:25 人評論

                       不知道上蒼灑下的是淚?還是雨?……因為我的眼睛早被淚水模糊了。模糊的視線中,我恍惚又看到那夢魂斷腸的一幕。
                       二零零二年農歷二月十六,在鄉間的道路上,在疾馳的救護車裏,盡管我緊緊地抱著媽媽,使勁地抓著媽媽的雙手,竭力地呼喚著媽媽,然而,不管我怎麽嘶聲呼喚,媽媽還是撒手人寰。在淚雨紛紛的清明時節,媽媽悄然地走了……
                       十五年來,每到清明時節,每當妹妹把膩香的社(sǎ)飯、臘肉、荷包蛋等祭品擺放在媽媽的墳前時,每當弟弟在媽媽的墳頭點燃那一沓沓冥紙之際,我便潸然淚下。我一邊憯慟地在媽媽的墳前斟酒,一邊含著淚水給媽媽焚香。
                       觸景愈心慟,觸目余更悲。每到這清明時節,我們兄弟姊妹即便給母親燒再多的冥紙,在母親的墳前擺上再多她生前喜歡的美味,而今又有何用呢?九泉之下的母親還能享用嗎?當初,我們做兒女的為何不在母親的有生之年,殫精竭慮盡心盡孝呢?
                       想當年,我校“普九”工作特別繁忙,大家雙休都在加班加點,我實在難以抽身。直到“普九”工作進入尾聲,我才忙裏偷閑匆匆趕回老家,看望中風偏癱的母親。我一跨進家門,來到廚房,拉開櫥櫃,掃視一眼:櫥櫃裏除了油鹽醬醋,碗盤皆空,唯有小瓷盆裏放著一塊豆腐。那是侄女放學後從坡上采摘山藥曬幹再帶到集市轉手賣得一元錢而買回家的豆腐。揭開鍋蓋,鍋中米飯旁的碗裏還剩下半碗沒有一點點油星的青菜。我知道,自己的母親又很久沒有沾過點滴葷腥了……看罷,盡管我一忍再忍,但淚水還是不禁滾落了下來。
                       此後,每到周末,哪怕瑣事再多,我都擠時間帶上妻子女兒回家看看。每次回家時,我總給母親購足她一周的葷腥;妻子則給母親選購些耐用合身而又較為體面的衣服、帽子、鞋襪;女兒總是跑到超市去買些奶奶平常最喜歡的糖果。然而,每當我們一個個周末趕回家時,母親似乎動都未動我買給她的葷腥。其實,身為長子的我深知自己的母親,她平常自己又哪裏舍得吃呢。她寧願自己日常勒緊褲帶,也非得把好吃的東西留給自己的兒孫們去盡情享用。因此,我每次買回家的葷腥,她都留在那裏。她總要等兒孫門回家團聚時,好讓我們三代同堂其樂融融地共享那美味佳肴幸福大餐。
                       母親身體偏癱了,但她的心沒有偏癱,她的心思特別細膩。每到寒冬臘月,當母親看到我們回家時,她便一瘸一拐地轉身去柴房。不一會,她便從柴房弄來不少柴爿,一個勁地往火塘裏加柴。她生怕我們挨凍受冷。因為她知道,我當年在外讀初中、高中時,常年在江河邊洗冷水臉,即便天寒地凍的隆冬時節,也洗著刺骨的冰水臉,我的雙手就是那時被凍壞的。因此,直到現在,每到冬天,我的手只要稍沾冷水,每個手指就又紅腫得像胡蘿蔔似的。母親不想讓我的妻子,更不想讓我女兒的手再像我的手那樣。所以,每當我們冬天回家時,母親總是把火塘的火燒得紅旺旺的……
                       母親偏癱後,雖然她手腳沒有從前靈便了,但我每次回家,看到她不是忙這就是忙那,一天到晚總是閑不住。我常常看見她坐在燒著柴火的火塘邊,戴著她那副只有一邊鏡腳而另一邊用細繩系著的老花鏡,正在神情專註地將我妻子那些留在家裏早過時的運動衫,折來折去、裁裁剪剪,大的改小,長的改短,一針一線,縫繚貼邊。母親把這些運動衫改熨貼後,一件件洗凈,她再拿來穿。母親去世,我在清理她的遺物時,才驀然發現,妻子多年買給她的那些簇新的衣服、帽子、鞋襪都還整整齊齊地循序疊放在她自己當年出嫁所帶來的那厚重的老式衣櫃裏。撫摸那件件凝註著母親心與情的遺物,我的心在流血,淚在滾淌……
                       在涕淚交零中,我知道,母親雖然走了,但她音容宛在雖死猶生,她的靈魂尚存,她的精神還在。
                       在揉眵抹淚中,我知道,母親雖然走了,但她的心還在我的心中跳動,她的血還在我的血管流淌。
                       在痛定思痛中,我終於漸行漸醒地體味到“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真正蘊意……

                上一篇:征文-憶

                下一篇:沒有了